17k小说网 >> 男频>> 玄幻奇幻 >> 九剑之梧桐有声 [书号275115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四章 夜擒飞贼

2018-01-05 09:51:52
  【保飞贼欧云亮剑 赠相随明月赋诗】

  欧云运用刚刚学会的云中步,飞着回到了自己的小月楼,看见只有自己的婢女在收拾友人们喝酒吃肉的“残局”,随意问道:“他们人呢?”其实他的心里早就知道了,他的那些朋友们来去如风,逍遥自在,定然是连一句招呼也不打已经离开了,毕竟“知己在山海,何必以言亲?”,更何况有几个还真不会说什么“再见啊!”“此次宴会真尽兴!”之类的言语,想必就算是说了,欧云也没有话去回应。

  “他们回来之后就各自离开了”一位黄衣女子一边忙着自己手边的金玉碗碟垒起一边随口答道。

  “不,还有一棵树,还没有走。”五儿“咚咚咚”地跑过来,立马接上一句,“还在打呼噜呢。”

  欧云一听,心想定是“怪树”,便随着五儿走到“怪树”旁边,用力敲打他的躯干,“这根怪木头,只要一不动就容易睡觉,要像我这样才能把他叫醒。”说话之时,只见欧云抓住枝干,双臂用力,上下晃动起来!五儿还是第一次听说能把树叫醒的,也学着欧云的样子,踮起脚尖,小手努力向上一送,狠狠抓住枝干,整个人就吊在树干之上,凌空着摇晃起树的枝干来。

  欧云一看五儿摇地很是起劲,就对她说:“你慢慢摇,我先去休息一会儿。”

  欧云回到房中,正欲躺下,五儿便哭丧着脸跑了过来,嘴里喊道:“没了,没了,你快过来看看!没了!”

  欧云一听便问道:“什么没了?”“树,树被我摇没了。”五儿呢喃地说。“哦,那是他醒了,自己走掉了,没事,没事。”说完欧云便舒展地躺在自己的柴木石床之上。五儿一听,立马喜笑颜开。这时一位绿衣女子走进来,拉住五儿的手就往外走,边走边说道:“公子要休息了,你还在这做什么打扰?快随我出来。”

  五儿也不反抗,就由那个绿衣女子将自己带出了门外。客去楼空,滴漏之中的水滴,却未曾停止。时间“滴答滴答”地消逝者。

  直到灯影阑珊,夜更深了,这小月楼也终于悄悄静了下来。

  一儿熄灭了自己房间里的灯,打了一个哈欠,正欲休息之时,忽然听到楼顶之上有一阵瓦断之声,便一下睡意全无,拿起自己的红玉剑,奔出房门,急急地就朝第三层欧云公子的房间奔去,她刚刚走上了楼梯就听到有人在小声的唤她“一儿姐姐,一儿姐姐。”一儿回首一看是三儿和四儿便又停了下来,亦轻声问道:“你们听到了吗?”

  三儿和四儿异口同声道:“听到了,肯定是进了贼人了。”

  “我们赶快去看看公子,这瓦落之声离我们如此的近,公子可千万不能出现半点差池。”一儿对赶到她身后的两人说。

  三人在暗夜之中依序上楼,动作却不是变慢而是变得更快了。她们急匆匆地赶到第三层阁楼之上,只见窗边有一人倚窗而立,三人先是一惊以为贼人真的就进了这里,只是夜色朦胧不好看清,等到她们走进几步再定睛一看,那人不是欧云公子又是何人。

  “嘘!你们别吵了,”欧云向一儿等人做了一个停住的手势便接着说:“我们这里好几年也没有贼人进来了,趁着这夜色正浓,我们今晚也来玩一个抓贼的游戏。”众人听见公子要亲自去抓贼,想着虽然公子学习了不少奇能异术,也算是本事高强,但是抓贼这种事情到底是有几分危险的,正要劝说之时,欧云抢先发声道:“别担心,我敢打赌我们这小月楼的周围还有剑卫,不是吗?要是我们不去把那贼人抢先抓住的话,剑卫就会出手,到时候肯定会被剑卫一剑刺死,这才是大大的不妥!走!小点声!”

  剑卫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可是众人还是觉得有些危险,但是看着公子抓贼之意已决,已然是阻止不了了。

  “公子,五儿已经到了。”就在众人商议之时,二儿牵着五儿的手从楼梯口快步走来,“五儿的剑术还没有练成,我怕我们走了之后,她可能会有危险,我便让二儿先去叫五儿过来,我们一起行动。”欧云看见二儿和五儿已经来到便对众人解释说。

  “呜,我还要睡觉,困死了,这么晚了你们还着这里看月亮吗?我不看了,我要去睡觉。”五儿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还以为公子又和往常一样,一个人看月亮看到很晚很晚,只是平时都是一个人在看,今天却突然多出了这么多人。

  “五儿,小点声,咱们家里怕是进了贼人了。”一儿见五儿不知所以,立马告诉她说。

  五儿先是一愣,接着便发疯似地大叫起来:“啊——啊——啊——”在这夜深人静之时,一点风吹草动的声响便能让人察觉到异样,而这一声大喊如此的突然和嘹亮,怕是连九霄云外都能听得见,更不用说刚才的那个贼人了。

  众人也是一惊,赶忙用手去捂住五儿的嘴,欧云立马责备她说:“你这是干什么。”“我估计是她听到了‘贼人’二字,吓得。”四儿立马替五儿解释道。只见五儿倍感无辜似的,嘟囔着小嘴,用水汪汪眼睛的看着欧云,微微地点了点头。众人听了不免觉得好笑,二儿,三儿已然是暗自偷笑起来。

  “不好,我想这一声肯定是会惊扰了那个贼人,我先去捉住他,你们随后可要跟来。”说完欧云以手扶窗,“哗”地一声就跃了出去,瞬时使出了今日刚刚学会的云中步-箭式,朝刚刚有瓦动之声的方向飞去。

  “公子已经出去了,我们要赶快跟上才是。”一儿对众姐妹说道,说完也用一种飞天技跟着欧云公子而去。“恩,快走吧。”众人也都一个跟着一个去捉那贼人去了。

  “等等我,你们慢一点。”最后只听见五儿一个人的声音,旋即便一丝声音都听不到了。

  众剑卫也察觉到了刚才的异样,也发现了那个从天而降的贼人,只是还看见欧云公子在这夜深十分,带着几个人在阁内乱窜,而窜的方向就是刚才的异样之处,就没有立刻擒拿了那个贼人,只在隐蔽之处偷偷看着欧云公子到底要做些什么,莫不是又认识了一些奇怪的人物。

  天工阁外依旧是亮堂堂的全无死角,而天工阁内只有几处大型的铸剑工坊的炉火还在亮着,就连铸剑阁阁主欧开的房间的灯都熄灭了,一些仆人住的屋子里还发出一些微弱的光,几声狗吠,在空中荡了几声,不多时,一切又归于宁静。

  月亮不知隐匿到哪里去了,此时的夜色深沉,连星光也暗淡的很,刚好可以给怀有歹心的贼人做掩护,让他们乘着夜色做一些不可见光的勾当。

  欧云飞了半盏茶不到的功夫,就看见一个蒙面黑衣人在屋檐之上狂奔,只见他体态单薄,却是步履轻盈,身手矫健,想必刚才不小心踩断瓦片的人就是他了。

  于是欧云就飞到那个蒙面人即将经过的屋檐之所在,往那里的屋顶上一坐,一手托住下颚,抬头仰天而望,像个没事人儿一样,等着那个贼人经过。

  “哎,老兄,今夜月色如何啊?”欧云一看贼人将近,就悻悻地问他。那贼人看见屋顶上竟然有一个人,已经是吃惊不少,而且那人还问什么“月色如何?”更是不知所云。在暴露了的情况下那贼人不由的停下了脚步,以手按剑,似乎准备取欧云的小命。

  “呀,怎么看不见月亮呢?刚刚还是皓月当空的啊。”欧云看见那贼人已经停下,便自问自答起来,“你看我们一起赏月如何?哦,不,没有月亮了。”

  那贼人听见欧云叽叽歪歪不知说些什么,也不答话,心中思道:“既然已经被发现了,此处不可久留,只好虚晃一剑便走!”便立马抽出手中的剑,就要刺来。眼看贼人马上就要到达欧云身边,可是欧云却并没有躲闪的意思,还在自言自语的说:“还是赏灯吧,对,还有灯可赏。你说呢?”他一抬头,忽然看到眼前有一把利剑刺来,寒光刺眼,惊得他不由得身体向后倒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正当那蟊贼以为就要伤到欧云之时,于心不忍,自己就先收力一半,动作也迟缓起来。刹那之间,从欧云的身后和左右飞出四把宝剑,这四把宝剑的剑尖都稳稳顶住那蟊贼的剑尖,而那蟊贼的剑再想前进半寸,已经是不可能了,便只好收剑退却,向后翻腾,赶快离欧云远一些。

  这时一儿,二儿,三儿,四儿都已经落在了欧云公子的身边,四人把刚才的危险都看在眼里,他们知道公子的武艺在她们之上,只是连对付敌人的时候都会分心,也实在是说不过去了,便用带有斥责的语气对公子说:“欧云公子!”欧云也觉得刚才要不是四剑及时挡住了那刺来的剑,自己也会遭殃,便像做错了事情一样,对自己的四个婢女道起歉来“对不住,大意了,大意了。”过了一会又说“大意了,多亏了你们。”众人也不再细算刚才之事,因为那个贼人在,他们要好好对付这个刚刚拔剑刺向欧云公子的人。

  “砰”的一声似乎是两边动手的讯号,其实是来晚了的五儿非常艰难的掉落在屋檐之上,随之一起传来的还有一阵“稀里哗啦”的瓦片掉落之声。“我来了,哈。”五儿面朝那个蟊贼双手五指并拢,一前一后,摆出了要打斗的架势,然后大喝一声。

  其他四人倒是不管五儿的到来与否,各自持剑就要与那蟊贼争斗,只是蟊贼见势不妙立马转身就要逃跑,只可惜左边是一儿一剑从上至下的横劈,断却了蟊贼的左逃之路,右边是三儿和四儿的双剑来刺,那蟊贼只有向前急奔,妄图躲开这两剑,二儿是四剑当中行动最快也是最准的,她一下子就突到蟊贼的身边,使出一招“乘马班如”,用剑从那蟊贼的头上划下,那一招气势极大,用尽全身气力,可谓是制胜一击,就连旁边暗中观察的剑卫都自叹不如。那蟊贼赶忙用剑去挡,可是没有更强的力量和精准的蓄力哪里能够挡得住呢。只听得“呯”的一声,那蟊贼所用的剑竟然是断成了两节,而二儿的剑已经停在了那蟊贼的颈边,剑锋一斜好像在说“不要动了,再动你就小命不保了。”那一瞬间之后,一儿和三儿,四儿的剑也都停在了蟊贼的身边,就连五儿也拿出一把匕首,“哈”地一声指着蟊贼。

  欧云看见这个蟊贼这般不堪一击,着实想不通他是怎么躲过天工阁四周那些院卫的眼睛进到这里面来的,“难不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欧云想到这里立马又开心起来自言自语道“恩,肯定是从天上来的,肯定是个高人,只是武功差点,不过不要紧,还可以结识一下。”

  众人的目光都看着正在发呆的公子,齐声问道:“公子!这个小毛贼应该怎么处置?”欧云立刻回了回神,咳嗽一声;“老规矩,你们先绑了他,再带回去让我们审问一下。”

  众人寻来绳子把蟊贼绑好,带回了欧云住的那座小月楼,掌上灯,将那蟊贼放在一楼大堂的中央,欧云公子正坐在堂上的梨花雕纹木椅之上,四位婢女身着红,黄,绿,蓝,四色衣裳,手持各自宝剑,分立左右。五儿自己一个人搬来一张小椅子往旁边一放,就“唔”地一声坐在了上面,也是正眼看着跪在地上的蟊贼。

  “呔,我且来问你,你是何人?来此何事?快快从实招来。”欧云不知从哪里学得这种腔调,好似唱戏的老生一般让人哭笑不得。“公子,好好说话,你又不是打把式的,不要用这么奇怪的腔调!唱什么喏呢?”一儿忍不住地说道。二儿四儿也笑道:“咯咯咯,公子,你到底审不审了?”

  “我家公子问你,你是什么人,来我们铸剑阁到底要干什么?”三儿怒不可遏朝那蟊贼喝道。“哪里要问这么多缘由!就单单他敢向公子刺那一剑,就该千刀万剐。”四儿更是愤怒,拔剑就要刺死那个蟊贼。“四儿,你且慢,单单杀了一个蟊贼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要弄清楚还有没有人和他一样,心怀不轨,想要危害云开,这么多年了,也还是有人敢来云开天工阁作祟,其心可诛!”二儿立马制止了四儿道。

  欧云看见她们四人各有己见,直接双手下压道:“停,停。”这四人听到公子发话,也知道安静听命,欧云一看各自消停之后便说:“我们还是先把他的面罩摘下来吧。一儿,你去摘下他的蒙面黑布,好让我们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令。”一儿应声而动,走上前去用手一摘,便将那蟊贼的蒙面黑布抓在手里。下一刻,一儿便僵住了身子一动不动待在原地,欧云看着不解,连忙问道“一儿,一儿,你怎么了?”

  其他三女也是有着疑惑,于是都上前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五儿“哇”的一声惊呼,她手里的匕首竟然掉落在了地上,“好漂亮的姐姐啊!”

  欧云走上前一看,不由得也定在了那里,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比他看了二十年的明月还要美丽,或者说这是他见过的最圆,最亮,最白,最醉人的一轮明月。

  而在其他婢女的眼中,这个女子肌肤如雪,唇点淡脂,双眼含泪,两靥生花,仿佛娇弱似桃花初绽,经不得半点风吹雨打,不管你是男人又或者是女人都不能减少对她的半分喜爱,二儿看得久了,心上莫名一阵绞痛,自己横下心,就要去解开缚住那蟊贼的绳索。“二儿,你要干什么?”一儿一看情势不对,赶忙拦住了她,自己却又回头看看公子。欧云也看看一儿,他自己也明白,这绳子解与不解全在他自己一句话,此刻真是十分为难。

  这时三儿忽然提醒公子说:“公子,鉴心池。”欧云茅塞顿开,自己是可以随意进入鉴心池的人,可以说是以心辨物,直觉那不是一般的准,如今连自己都心生触动,那么眼前的这轮“明月”定然不是什么歹人,虽然她夜闯天工阁,甚至用剑刺向自己,但是那剑上杀气全无,而且连伤都没有伤到。她这般胆大敢夜闯天工阁,肯定是有她自己的苦衷。

  “额,我看,我们还是先解了她的绳子吧,要是绑的太久也会受伤不是?”欧云半问半命令道。

  “是。”众人解了那女子的绳子,又立在一旁等待公子的下一步指示。只是等了许久,也没有再听到公子说一句话,一看公子,竟然一个人在那里喝起酒来,一杯又一杯,一边喝还一边唉声叹气,众人不知发生了什么让公子如此这般。

  欧云抢喝了几口还不算,又大喊着:“笔笔笔!”众人知道他的意思,立刻拿来纸墨笔砚,欧云一把拿过毛笔,狂吞几口酒,笔走龙蛇,一气呵成,写下几句:

  “明月当照芝兰桂,

  白雪奈何衬乌衣。

  我虽有心不敢问,

  更愿从来不识君。”

  四儿轻声问一儿道:“公子他写的是何意啊?又有何事不可以问的?”一儿悄声道:“公子是说这位姑娘是以贼人身份来到云开的,就算公子想与其结交成为好友,哪里又会过的了城主那一关了,剑卫肯定会把这里的事情告诉欧开城主的。按照城主一贯的做法,审问之后,要是那位姑娘真的危害了云开,还会放过她吗?”三儿又问道:“照着这诗中所写,是叫我们偷偷把她放了吗?好像这事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突然,一阵令人作呕的臭气从欧云那边传了过来,众人闻到之后一个个是心惊胆战,只是那臭气一浪接着一浪,似乎是永无止境的臭气愈加浓郁,竟然把那女毛贼熏得昏死过去,欧云一看,酒杯更是一刻也不停,而这臭气更加地熏天了。二儿见大事不好,这是公子的隐疾又犯了,便立马对公子说:“公子不要担忧,我有办法可以让公子与这女子成为朋友。”公子一听愁眉渐展,停住了手里的酒杯,静静地听着。

  “公子心中有苦闷,一定要排解出来才是,不可以生闷气而让你的隐疾发作。”二儿接着说。

  “是的,我只是想不通,为什么她不是光明正大地走进我们天工阁的,偏偏是贼人的模样。”欧云立刻告解道。

  “公子,老爷连你的那些长相如此奇怪的朋友都任凭你善待之而不说一句话,这位姑娘虽然身着夜行衣,却是没有造成一丝损害的,我相信老爷一定不会怪罪她的,甚至还可以为公子高兴呢,因为公子终于肯和常人为友了,难道不值得高兴吗?”一儿想到欧云公子是担心欧开老爷不让他和贼人往来,便独自生气,发作隐疾,便立刻安慰道。

  其他婢女也都应声附和道:“是啊,是啊。”

  欧云一听,心里也算有了些许安慰,甚至觉得有一丝高兴的,又可以结交一位称心的朋友,他想着想着,便举起手中那停住的酒杯,一饮而尽,这才大惊道:“你们快去看看她怎么了!”

  欧云在十年之前就莫名地得了一种怪疾,浑身恶臭,致使旁人不敢接近,一时满城风雨,议论纷纷,更有无数的人在背后痛骂。欧云自此性情大变,不喜与人言语,日日将自己锁在这小月楼之中,后来隐疾找到了压制的方法,他却也不再愿意与那些云开城里“假模假样”的人说话,也未曾离开过云开,因此过了十年,虽然是身为天下第一城中云开天工阁的少阁主,认识的人也不过十几人,更有一半也都是容貌怪异但是心地纯良的奇人怪士,这样下去,肯定也不是办法。欧开也为此十分担忧,多次为他牵线搭桥,却是从未见效,不由得多长了几根白丝。

  欧云命人将那女子安排在一间客房之内,让她好生休息,并且为那女子取来一身衣裳,想让她换下那一身夜行服。只是众人一触碰到那女子,那女子便醒了过来。欧云一看,立刻上前问道:“你没有事吧?”那女子自始至终都不曾开口说一句话,现在连眼睛也闭上了,生气的将头朝向一边,轻抿薄唇,双颊泛红,长睫微动,淡眉似皱非皱,反叫人怜惜不足,惹得欧云心中一阵干热,只是这生气的模样,欧云还是能看出来的,因此不敢再问。

  欧云一看她不愿搭理自己,停了一会儿,便转身走回自己的房内,拿出了一把宝剑递到那女子的跟前说:“你到我们天工阁来,无非是为了名剑,现在我送你一把古剑,你也就不要再去想着偷盗了,这样一来,你就不是蟊贼了,你看怎么样?”众婢女一看公子手中的那柄古剑,纷纷劝阻欧云道:“公子不可,这是先夫人的冰雪剑,不能够赠与他人。”二儿跪在地上恳求道。其他人看见二儿已跪在身前,也纷纷跪下“这把剑伴随公子近二十年,不可送给其他人啊。”一时之间,哭声一片。只是欧云心中早已定下决心。“别说了,你们把她安排到客房去之后,就各自回房休息吧。我累了,我先去睡了。”说完,便把冰雪剑放在了那女子的膝前,自己又回到了房中。

  众婢女虽然护剑心切,但是不敢违背公子的意思,只好将那女子扶进客房休息,并且将冰雪剑放在房中的桌子之上,与之一起放下来的,还有一身紫色纹绣锦花衣。

  夜,一个人对着月亮的夜,最后连月亮也悄悄藏了起来。

  欧云此时躺在床上,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她会留下来吗?还是,她会走呢?如果她走了,我要到哪里去找她呢?”正在欧云静思的时候,楼下轻微的脚步声还是被他听到了,此刻他如释重负的心念道,“她还是会走的,谁又会和一个全身恶臭的人成为好朋友呢,或许我本来就不该有这样的朋友,我也是一个怪人。”无名的泪水静静地从欧云的眼角滑落,和在此以前的所有流泪的夜晚一样,那是他挽留不了心之所往而唯一能做的事,“流泪只要自己一个人就好了,我还有明月呢。”他轻声说道,也不去擦拭泪水,任由之湿润,任由之在脸上纵横,只是辗转反侧,再也难以入眠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1. 下载17K客户端,《九剑之梧桐有声》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2.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仙武都市
6本龙才不是咸鱼
2漂亮总裁爱上我
7都市之无限重生系统
3夜行
8大先生
4头条婚约
9权门婚宠
5药女医香
10宠妃打脸日常
资讯快递
  1. 【专题】星球博物馆:小雨清晨科幻新坑
  2. 【推荐】妖孽,你竟敢抢我五百万彩票!受死!
  3. 【新闻】酒徒获网络文学双年奖金奖
  4. 【推荐】都市猎人:天庭地府微信群
  5. 【新作】邪恶古曼童:在泰国卖佛牌
  6. 【盘点】17K小说网10月大事件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医路风云 作者:最帅的帅白
都市异能 1501979字
实习马上结束,楚天羽发现竟能自由穿梭现实与末世, 一个崭新的大时代向他打开了一扇大门!
2仙墓 作者:七月雪仙人
奇幻修真 1178873字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万仙陨灭,仙界当中仙墓林立。十万年后,摸金校尉携《生死天书》降临仙界。
3太古魂帝 作者:七言绝句
qg999钱柜娱乐 1523189字
修者为贼,窃天地养自身,窥大道立根基,损磨乾坤,为大道之孽,天地不容。
4官道巅峰 作者:钟表
官场风云 1241830字
县委破格提拔,乡镇干部王晓松凭着一身浩然正气,斗智斗勇,挑战各路权谋。
5弄潮时代 作者:天堂发言人
都市重生 1111313字
我来深市十年,亲眼看着这座城市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发展成国际都市,一天一个样,简直是日新月异。
6大命师 作者:生死涧
都市异能 56005字
天地万灵,皆有命运。他却无命无运,忘却记忆。纵使长生不死,也只为寻找真相!
7恋上冰山女总裁 作者:山中有爷
都市异能 240213字
突然我冒出来个儿子,他指着总裁说是我老婆,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当上公司老板……
8直播捉鬼系统 作者:血色精灵
灵异奇谈 138947字
李冲二十二岁一事无成,直播搭讪被揍,偶然获得直播捉鬼系统,为守护亲人而战,戮尽妖魔鬼怪!
9末世虐杀游戏 作者:云山揽月人
末世危机 579127字
一代特种兵王,遭友背叛而死,这一世,我将主宰命运沉浮,站在食物链顶端!
10有仙自远方来 作者:弈教主
奇幻修真 120021字
有缘人见过,每个人也都听过,但从未有人去过,或许有人去过,那个人从此之后在也就没有出现过。
换一换
qg999